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八卦 >正文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二千二百一十三章 只求她一生平安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株洲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是一场和死神抢夺时间的战斗。

    夜西戎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医生,能亲手拉着她告诉她不能走。

    可他也害怕自己是那个医生,因为他经受不起失去她的剧痛。

    祈祷,等待,煎熬……

    好几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明明内心里暗潮汹涌,可表面上却表露不出任何情绪来。

    人在嫉妒悲恐的情况下,原来是这么一种状态。

    身边的人在说什么,医生在说什么,护士在说什么,他一概不知。

    整个视线就胶着在手术室的灯上。

    脑子里闪现着无数关于他们之间的回忆。

    冷冷的她,开心的她,温柔的她,还有伤心的她……

    曾经那么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的她,这会儿却生死未卜。

    人这一生到底要经历多少次意外,恐怕没人能去计算得清楚。

    可夜西戎这会儿却恨不得莫笙身上所有的意外,都发生在他身上。

    他愿为她挡去所有的意外,只求她一生平安。

    短暂的一个小时,可对夜西戎来说,却仿佛过去了几个世纪。

    那盏灯总算灭了,他却没反应过来,是阿蒙推了推他,他才意识过来,急忙起身过去等候医生出来。

    在里面抢救的时候,进出的小护士就曾告诉他,这个被抢救的病人,很重要。

    因为手术室外,有跟很大人物在等着。

    医生见到夜西戎,很是紧张,磕磕巴巴的说道,“阁,阁下。”

    “她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医生一紧张,脑子里就一片空白,半天答复不出来,好似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一样。

    夜西戎这会儿如履薄冰,憋了几秒,才害怕的问道,“她……还活着吗?”

    “嗯……”

    那一会儿,夜西戎整个人腿软。

    要不是阿蒙扶了一把,估计他现在都倒在地上了羊角风是什么病

    还是一旁的小护士说话利落点,“阁下,里面的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没什么大碍,情况也不严重,很侥幸,大货车撞击的时候,安全气囊弹了出来,救了她一命,大货车碾压上去又只碾压了后面部分,刚好没伤及她的那部分,所以她的情况还挺好,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医生急忙点头,“……对,总的来说,她命很大。”

    阿蒙激动的说道,“那台好了,阁下你这会不用担心了吧?你也知道,我喜欢改装车子,当初你让我做莫小姐司机的时候,我一时手痒,就把车子改装过的,安全系数比赛车还高,没想到居然当真用上了。”

    这会儿南涧是真感激阿蒙。

    护士推着莫笙出来了,她脸上有一些擦伤,伤口大部分在手臂位置,有一处被玻璃刺到了动脉,所以救出来的时候,才会一身都是血。

    医生抢救的这一个小时,也是在连接动脉。

    除了这一处比较严重的伤势之外,其他都是皮外伤,没大碍。

    夜西戎摸着她的手,那颗心啊,才算踏实了下来。

    他就在床边,等到麻药过去,莫笙醒来,让她第一眼就能看见自己。

    莫笙当真一睁眼就看到了这男人,和他眼里对自己的担心。

    “别说话,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你已经没事了,就是一些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夜西戎率先说道。

    “让你担心了。”莫笙有些愧疚的说道。

    “是不是傻?”

    还能骂她的感觉真好,夜西戎从没有此刻这么庆幸。

    “莫笙,还好你没事,不然……”

    “不然怎么了?”莫笙露出了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

    不过看在夜西戎的眼里,就很好看了,“不然,我就把这医院给拆了!”

    “霸道。”

    “这就霸道了吗?”夜西戎可不这么认为,“以前我总觉得古代的君王说什么咬人陪葬是故事效果,可刚才,我真有这种想法。”

    “那你可就是昏君了。”莫笙无可奈何的说道。

    “为了你……”夜西戎吻了吻她的手,“成为昏君又何妨?”

    莫笙还真是拿着男人没办法啊,也很庆幸自己没事,不然这男人还癫痫这种病是不是很难治疗啊?真指不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第二天莫笙才和夜西戎说起威胁信一事,并将老鼠餐盒和纸人的事情一并告知了夜西戎。

    夜西戎听后非常震怒,“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这些?”

    “我那时候不是觉得没什么大事吗?”

    “莫笙,你真应该庆幸你没事,不然,我真的会让人陪葬!”

    夜西戎是真发狠了,一双冷眸凌厉到了极致,看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

    莫笙值得放低姿态去撒娇。

    阿蒙亲眼见到夜西戎这个钢铁,变成了莫小姐的绕指柔。

    刚才还很震怒的男人,瞬间就因为女人的撒娇而温和下来。

    莫笙说,“我想吃周阿姨家的私房菜了,夜西戎,你让周阿姨给我煮海鲜粥好不好?”

    “好,我这就打电话让她帮着做。”

    “嗯,我知道你最好了。”

    “知道就好。”夜西戎低头看着她手臂上的纱布,“医生说,这里会留疤痕。”

    “你会嫌弃吗?”莫笙自己到不怎么在意。

    夜西戎抬眸冷了她一眼,仿佛她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一样,“以前觉得那种什么都不在乎的山盟海誓很蠢,可是莫笙,遇见你之后,那些山盟海誓都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情,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爱你始终如一。”

    “嗯,我可记下了。”莫笙顿时喜笑颜开了,还不忘说道,“我脾气不好,遇上事情就不想理人,特别你惹我生气的时候,我就会拉黑你,这样你也愿意忍受吗?”

    “这不叫忍受,这叫享受!”

    “那你愿意享受一辈子吗?”

    “一辈子算什么?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以后的生生世世,我都愿意。”

    明知道是甜言蜜语,可莫笙还是被 甜到了。

    心里有一种被甜炸了的感觉,好似有千万朵花在心间绚烂开放一样。

    当着阿蒙和护士的面,莫笙也没矜持了,直接扬起头去吻她。

    阿蒙捂着脸和小护士出了病房,还贴心的为两人关上病房的门。

    阿蒙靠着墙说,“好想谈恋爱啊。”

&nb安徽癫痫病治好要多少钱sp;   小护士也靠着墙感叹道,“好想谈恋爱啊。”

    明明是冬天,为什么就四处充满了春天的味道呢?

    ***

    莫笙的情况的确算是轻微的,在医院住了一周就可以出院了。

    夜西戎这些天医院总统府几头跑,还及时跟进这次的车祸事件。

    他下令查清楚这次车祸事故的前因后果,包括那个司机,全都要查得清清楚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他的施压下,这件事情总算查出了一点眉目。

    这个货车司机,是董先生的一个远方亲戚。

    原本他并不在凤鸣活动,突然出现在这里,就出了这事儿。

    查到了是董先生的问题,夜西戎自然要找董先生约谈了。

    董先生接到电话的时候,战战兢兢的,大概意识到自己的事情败露了。

    虽然夜西戎没明说,他惶恐的说马上就到。

    夜西戎把事情都推了,等着董先生来。

    可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董先生的音讯,再打电话,电话就打不通了。

    夜西戎第一时间以为董先生逃逸了,正要找人去查,萧政却匆匆推门进来说,“刚接到医院的电话,董先生因为抢救无效死亡,车祸事故,事故原因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他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断气了。”

    “马上查清楚这件事情。”夜西戎严厉的命令,“事情没那么简单,我刚找他,他就出事了,这背后的原因都要给我挖清楚了!”

    “是。”萧政立马去传达总统阁下的命令了。

    夜西戎将这消息告知了莫笙,莫笙听后,只是有些唏嘘,但并不觉得意外,“其实我早料到会出这样的事情,我没过多的给董先生施压,也是考虑到他的安全,没想到他自己兵行险招了。”

    “莫笙,这件事情很危险,你先不要去查了,把它交给我吧。”

    “有的时候,不是我不置身其中,就能置之事外的。”莫笙感叹道。

    “总之你照我说的做,什么都不要去做,我只想要你安全。”

    莫笙答应是答应了,更多的也是希望他能安心。

    结束通话,莫笙却换上了外出服,出门了。
睡眠癫痫怎么治
    她还有人要见。

    这是她今日才得到的消息,那天从董家小保姆那里听出端倪后,莫笙就找蓝魔的人查了。

    果然在董先生这边查出了问题,他时常不回家是因为在外面早有了第二家庭。

    董先生本就好色,出这样得绯闻真的很正常了。

    只是对外,他还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而已。

    莫笙在一处很安静的别墅里找到了董先生的情妇,按响门铃后,有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出来,见是陌生人,便问道,“小姐你找谁啊?认错人了吧?”

    “请问你是孟玲吗?”

    “我是,你是谁?”

    “我是董先生的朋友。”

    孟玲脸色一变,“我不认识什么董先生,你认错人了。”

    说完转身就要走,莫笙急忙说道,“董先生出事了,你真不想知道吗?”

    “我……”孟玲迟疑了一下,可最后还是很谨慎的否认了,“我真不认识什么董先生,你走吧。”

    “董先生死了。”

    “什么?”孟玲急忙回头,一脸惊愕的看向莫笙。、

    “一个多小时前的事情,他出车祸死了,不信的话,你可以给他打电话,看还能不能打通。”莫笙直接说明情况。

    孟玲到底是慌了,急忙拿出手机给董先生打电话。

    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孟玲整个人都慌了。

    莫笙又说道,“他过世的消息,大概一个小时后就会有消息出来,你若还是不信,我可以在这里等你一个小时。”

    孟玲本就六神无主,听到这番话后,更是惶恐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会知道他过世的消息?他两个小时前才从我这里离开的。”

    “他是不是接到了阁下的电话离开的?”

    “是。”

    “那就对了,他在去往总统府的路上出事的,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了。”

    “不……”孟玲害怕的摇着头,“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