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新股 >正文

良缘鸭定最新章节_ 第30章 祭奠与答谢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株洲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辰时五刻,天地间依旧雾霭沉沉,这雾似乎越下越大了,比清晨还要浓些,田间地头都变得影影绰绰,看不分明了。

    杜家院门大敞,厨房的门窗全开着,三个小的,合力把厨房拾掇出一片空处。杜梅把每样菜拣了一碗和饭端上了餐桌。找出一个瓦盆,四姐妹一字排开跪下,一边烧纸钱,一边轻声祷告。

    杜梅只捡好事说了说,告诉她爹,她们有了弟弟,母亲身体也好。并向她爹保证,她一定会照顾好母亲和弟妹的。

    杜世城心头火下去了,人也恢复了七八成。但魏氏被他的急症吓着了,只把他摁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让他去厨房,怕惹得他伤心难过。

    许氏还在坐月子,不宜冲撞,所以也不能到厨房去。她只得在自个屋里默默念了一回,又哭了一场。

    杜松倒是乖巧,也不睡觉,只躺在包被里瞪着黑乌乌的眼珠子看着许氏。许氏的奶~水比生前几个孩子都好,杜松皱巴巴的皮肤已经被喂养地撑开了,抱在手上,有了沉甸甸的分量。

    三房寂静无声,三金夫妇从公婆屋里出来,就回自己屋了,杜杰和杜枣,影都没露,早饭也没在公中里吃。

    大房就更不要提了,一早上就闯了祸,这会儿倒安生了。周氏在屋里假模假式地祷告,求个自己心安。

    三摞子纸钱燃尽了,四姐妹挨个磕了头。

    倏然,一阵风自门外刮了进来,绕着四姐妹转了一圈,温柔地撩起她们的垂髫,发丝飞舞,四姐妹只觉暖意扑面,如沐春风。眷念片刻,风裹挟起瓦盆里的灰烬,散了出来,忽悠悠转了一圈,又从门处消失了。

    “大姐,我觉得是爹回来了!”杜桂握着杜梅的手,笑着流泪。

    那风真的如同四平癫痫病医院哪家最权威她们的父亲平日里对她们的温柔爱抚,杜梅亦是霎时痴念。她被杜桂叫着,才恍然回神。杜樱和杜桃虽比杜桂大,却也早已红了眼眶,傻愣愣地看着她。

    “爹会永远在天上看着我们,保佑我们的。”杜梅捞着三个小的抱住,她用小小的胸膛护卫着她的妹妹们。

    忍不住哭了一场,四姐妹擦擦脸,心照不宣地不想被母亲看出端倪。

    “你们姊妹四个可看见你爹了?”许氏一见她们来,就急急地问。

    “怎么了?”杜梅问。三个小的不敢说,怕惹了母亲的眼泪。

    “你爹刚才肯定来过了。”许氏信誓旦旦地说。

    看着四个女儿默不作声,她着急“真的,刚来了一阵暖风,我闻着是你爹身上烟叶子的味道。而且,杜松刚才突然咯咯地笑了!”

    据说,小婴孩是可以看见大人看不见的。许氏大概是思念过甚,又伤心难过,宁愿相信二金真的会回来看他们孤儿寡母。

    “娘,我们好好的,爹就放心了。”杜梅不知道怎么安慰失去丈夫的母亲,只好抱着她。三个小的也乖乖地拥上来。

    “嗯。”许氏抽了下鼻子,她这做娘的还要孩子们担心,真是没用的很。

    她张开臂膀一把搂着她们,与她们每个人的头靠靠“娘没事,等娘出了月子,就多接点绣活,你们爷奶就不会这么为难你们了。”

    杜梅忙了一早上,这会儿想了想,觉得阿爷突然吐血实在蹊跷。她们从大房走的时候,阿爷还好端端地坐着呢。怎么一盏茶的工夫就吐血了?

    她只把这事放在心里,不想给母亲添堵,就没有往外说了。

    四姐妹在母亲身边腻了一会儿,就回到厨房收拾。

  &张家口市最好的癫痫病医院nbsp; 二金的丧事刚好在腊月里,恰逢过年。时间上仓促,很多事情都从简了。今天是头七,却是要把许多事一起了了。所以今天,杜世城请了杜怀炳来家吃饭,还请了一个在丧礼上帮忙写白榜的老童生杜斐镐。

    杜斐镐年过五十了,连考了二十多年秀才,家中藏书汗牛充栋,却不知是运气不济,还是无缘伯乐,一直差之分毫,名落孙山。

    他家里原是个富户,家产田地在杜家沟也是排的上号的,只是这一房财旺人不旺,三代单传到了杜斐镐这辈。偏他是个属驴的,发誓不得功名不娶妻。这原是酸文人恃才傲物的一种混账说法,没想到他硬是钻了牛角尖。

    父母也曾好言劝慰,要他先成家后立业,他自是牛心左性听不进。待年纪愈大,父母也是无法了,恐他子嗣无望,甚至是求他娶亲,生个一男半女。 可媒婆换了好几个,也没说上一门亲,高不成低不就,竟白白荒废了光阴。

    不久,两位老人陆续下世,他又不是个善于经营管理的,今日不管明日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家里没个商量计较的,家产田地不知被近族远亲诓骗了多少去。

    直到四十岁上,他才突然幡然醒悟,捂紧了钱袋子。这时,他也就仅剩3亩水田和一处老宅了。他又不会种田,只平日里帮着村里做做写写算算的事。他严谨细致,算盘打得尤其好,红白喜事,大家伙都请他帮衬,一个人的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他对科举应试完全丧失了信心,却又痴迷上了另一件事。他某日早上醒来,发宏愿要写一本旷世奇书。这一写就是七八年,书稿堆了一屋子。

    看了他书的人都说他的脑壳子坏了,人怎么能坐在大铁鸟的肚子里飞?女人怎么能不穿长裙,露胳膊露腿出门?远隔千山万水的两个人怎么能听见彼此的声音?还有什么不用墨水就能写字的笔,不添油就亮的灯?没人信他写的一千年后的离奇故事,只当是个笑谈,传得十里八乡人人皆知。

    他倒也不恼,只在他爹娘留下的老宅上挂了个大匾,亲题三个斗大的字废稿斋。村里人叫顺了嘴,从此,杜斐镐成了杜废稿了怀化癫痫病医院

    到了饭点,杜怀炳和杜斐镐来了,杜世城自觉家丑不能外扬,挣扎着起来招待。杜怀炳见他脸色不善,只以为他还为昨日的事气恼,不免又开解了一番。

    杜梅把菜略热热,一样样端上来,魏氏割了一小块腊肉拿到厨房,杜梅做了腊肉大白菜,又加炒了雪里蕻肉丝,凑齐了八菜一汤。

    杜世城又让烫了一壶烧酒,叫出三金陪着一起吃饭。大金伤了,出了昨儿的事,也没脸面出来陪客。大房的三个小子,撇了辈分不说,也是上不得台面,杜世城就没喊。

    堂屋八仙桌上,四个人吃一桌子菜,已是异常丰盛了。杜怀炳是长辈,三人轮番敬酒。杜家父子二人又敬了费稿,杜世城把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费稿还有着文人的傻气,和三金倒也投缘,说到二金不禁唏嘘了一回。

    杜世城精神不济,不过两三杯,就有了醉意。魏氏一直在堂屋外守着,见状,忙沏了酽酽的茶来,杜世城就以茶代酒作陪。

    杜家其他的人都在厨房里吃饭,桌上是一大盆青菜豆腐,一大碟雪里蕻,肉丝太少,都紧着堂屋那桌上了,不过沾着肉腥味,味道也好过清炒,还有一盆白菜汤,也泛着油花儿,闻着都香。另外就是祭奠二金用的,装在碗里的菜。

    谢氏带着杜杰和杜枣来了,周氏和杜栓杜桩也来了,大金和杜柱躺着,等着送饭。周氏等不及地装了两碗饭,又把各种菜夹了码在上头,她两手各端着堆得高高的饭菜,胳膊窝里还夹着两双筷子,急急地送到房里。

    等周氏回来,碗里的菜已经没有了,豆腐也没有了,雪里蕻里的肉丝儿更是挑得一根不剩。她想发飙,但想到今天日子特殊,就焉了,不敢多说话,只管扒饭。今天是纯粳米饭,又香又软,没菜都能空口吃两碗。

    杜梅今天给许氏汆了碗鲫鱼豆腐汤,拣了点雷蘑鸡蛋,早早打发杜樱送了。也不和这帮恶鬼争食,淘气。

    费稿一年到头,难得吃这么好的席面,满桌的菜不是啥吉林癫痫病那里能够治疗好稀罕物,就是色彩和滋味与其他人家的大不相同,他由衷赞叹。说着说着,又拐到说自己写的书上的美食,三金倒是好奇的紧,说定过年空闲时,必要登门一观。费稿自是欢喜异常,恨不得立时扯了三金就去。

    他们年轻一辈聊得投机,推杯换盏,不亦乐乎。杜世城就撇过头和杜怀炳咬耳朵“老叔,过了年,初八,您上我家来一趟呗。”

    “啥事?”杜怀炳疑惑地问。乡下人一般要过了正月十五小年才算真正过完了年。一年忙到头,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正月里是不会劳烦旁人的。

    “没啥子事,到时请您去。”杜世城往烟锅里填烟丝。

    “你莫要介怀,过几日,热闹劲过了就好了。”杜怀炳还认为是杜世城抹不开面子,受不了村人的指指点点。

    “嗯。”杜世城用火折子点着了烟丝,嘴用力一嘬,烟气就从嘴里冒了出来。

    “老叔,您来一口?”杜世城让让烟杆。

    “我不好这个,太冲。我劝你,也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杜怀炳拿眼看看杜世城,这不过一日的光景,人怎么跟剥肉削骨似的,背都有点佝偻了。

    酒酣耳热,杜梅又来上了饭,费稿知是眼前的姑娘做的菜,不禁多看了她两眼。还完全是个孩子,瘦削单薄,唯那双杏眼,晶莹澄明,宛如暗夜里的漫天星斗闪闪发光。

    吃罢饭,又上了茶,完全是最高规格的款待。在吃食匮乏的年月,能弄一桌像样的酒菜请客吃饭就是对他人最好的感谢了。

    二金的丧事,到这儿就算是完满结束了。

    杜家接着就要忙年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