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看游戏 >正文

重生十二岁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188章 迅速的成长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 来源:株洲新闻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188章 迅速的成长

    封起挠着脑袋:“是哦。”过了几秒反应过来,“不对啊,我想进演艺圈不难,为什么非得在方显手下,等我出名了回头收拾他不也一样。”

    段敏敏乜视:“文丰要带你早带你了,你们的家里人属于一个体系,你不怕文丰那大嘴巴把你的事说漏嘴让你爸知道。”

    封起白眼:“全天下你脑子最快,别显摆你料事如神了。”

    “富贵险中求,试不试?你要有心,我让本给你撑腰。”有靠山不用白不用。

    “试。”封起点了下头问,“为什么要帮我?”

    “看你闲,给你找点事做。”张爱玲大大说过,出名要趁早,为免这货天天在她面前转悠,她决定把他捧成童星,“不过先说好,事发东窗被你爹发现你演戏,不准卖我。”

    封起笑的谄媚:“哪能了。”

    段敏敏不放心加了句:“你要能出成绩,最好和你老子促膝长谈一下,不然我怕你被亲爹灭口。”她从林锐那听说过封图的脾气,烈着了。

    封起摸着脖子说:“你光操心我得了,我爸那我知道怎么办。”

    段敏敏看着封起英勇就义的表情,忍不住:“你不会打算玉石俱焚吧。”

 &nbs癫痫医院预约挂号p;  “段敏敏,你闭嘴。”

    段敏敏老实的哑了,不是她听话,是她感觉到腹部的震动,转过身去面向墙角,突然撩开裙子。

    “你干嘛?”封起赶紧把眼睛撇开,可速度慢了,还是扫到段敏敏的小腿,“你在礼服下面穿裤子?”

    段敏敏掏出手机:“不行?”

    “你有没有基本的礼仪常识?”

    “有啊。”她已经很克制了,刚才还让本帮她放名片,没当场撩裙子把名片放裤兜里,这会儿找了个墙角取手机,不也避开众人的视线么,还想她怎么样。

    好不容易掏出手机,看着名字,曹铭,段敏敏接通。

    片刻寒暄之后,曹铭告诉她已经到了S市。

    段敏敏冷笑,声线平稳:“怎么来前不跟我先说一声,我好去火车站接你。”

    曹铭在电话里客气的说:“来的急,不想多麻烦你了。”

    真会抽时间,想探她深浅所以才打突击战,这个周末真够忙活。段敏敏报了地址,让曹铭直接去,然后喊了一声老九。

    老九从另一个墙角现身,把手里来不及吃的握寿司放回桌上,段敏敏抬了下巴:“走,上楼。”

    封起叫了声段敏敏问我呢?

  &nbs安阳哪家癫痫医院正规p; 段敏敏头也不回的说:“自己玩去吧。”她可是干大事的人,能一直跟小屁孩搅和吗?

    封起对着段敏敏的背影唾弃。

    到了二楼,老九敲响了房门,听见杜德文的声音,让进,这才扭转扶手。

    段敏敏走在前,老九在身后关了门,穿过长廊直入客厅,只见一屋子人全围坐在沙发上,有杜德文、本和新客人,脸上都带着愠怒的痕迹,看来事情谈的并不顺利。

    段敏敏视若无睹的对杜德文说:“杜伯伯,我得先走了。”

    “有事?”

    “外地来了个生意。”

    杜德文立刻明白了段敏敏的意思,外地生意指的是豆捞,她暑假去了Z市,回来后告诉过他豆捞的详细,但当时她的想法是从敏锐走项目账,让大个和孙陶处理,现在怎么跑到S市来了。

    屋里有其他人,杜德文不做询问,交代到:“让老九陪你去。”

    “不用,你腿脚不方便,还得让他护着你回家。”

    开玩笑,房间里火药味这么重,要打起来不得给杜德文留个帮手。

    杜德文大概知道段敏敏的小心思,笑着说了句:“瞎操心。”

    他们这个位置的人,干的是杀人不见血的事,动粗多影响身份。

 &nb癫痫病能不能治好呢sp;  段敏敏回:“比不操心强。”

    杜德文顺势夸了段敏敏一句,在场的人跟着客气,气氛稍稍有了缓解,他才接着话继续问:“你打算在哪里谈?”

    “店里吧。”既然曹铭想探她的底,她成全他。

    “好,老九,给老贺去个电话,派辆车到店里去,晚上送敏敏回家。”说完看着段敏敏,“还需要什么?”

    “你的私章。”

    杜德文的眼底浮出一丝惊喜:“确定能谈下来?”

    “山高海远的跑来,怕是没招了,不出意外能成。”

    杜德文点了下头:“老九,把私章和保险柜钥匙都给她。”

    屋里的人惊愕于杜德文的爽快,不由多看了段敏敏一眼,私章和保险柜钥匙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是极其隐私的物件,能轻易交给她,可见她在杜德文的心目中地位非凡。

    段敏敏对本挥了下手:“你们慢慢谈,不打扰了。”

    也是来去如风,她的战地在荣益,这是杜德文的主场,段敏敏在不知不觉间渐渐能够独当一面。

    或许她自己没发现,但旁人看到很清楚,老九最能感受段敏敏成长的迅速。

    她能分清当下该干什么,绝不多余操心不该她操心的事情。

 &n小孩患上了继发性癫痫能得到治疗吗?bsp;  像刚才,如果换个人,肯定好奇屋里的人所谈何事,但段敏敏毫无逗留,拿了私章和钥匙,回房间背上书包直奔前台,把存放的名片取走。

    封起追了出来:“你要走呢?”

    “走。”

    “我跟你一起。”

    段敏敏点头,对身后的老九说:“你别下楼了,该干嘛干嘛。”

    老九收了脚步:“你路上注意安全。”

    段敏敏一边朝着电梯快步一边丢了话:“事成我让老贺带话回宅子,晚上别等我电话,叫杜伯伯早点休息。”

    她估摸着和曹铭有场硬仗要打,不多嘴一句,杜德文说不定能熬通宵等她消息,他手术不久本该静养,加上岁数不小了,哪禁的起各种折腾。

    如此想着,下楼后段敏敏给段妈打了电话,说晚上回家晚。

    段妈立刻给杜德文去电核实,谁让段敏敏未成年了,行动必须受限。

    出了酒店的门,段敏敏被迎面一阵寒风吹回了大堂,她搓着胳膊隔着玻璃门听北风呼啸,特无耻的说:“封起,把你外套脱给我。”实在来不及去买新衣服了。

    “凭什么?”这么冷的天气,她冷他不冷啊。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